Facebook陷入史上最大的危机:将近7000页的机密文件
2019-11-10
Facebook正在遭遇史无前例的生存危机:近7000页内部机密文件被泄露,曝出了Facebook如何把用户数据作为谈判筹码,怎么操纵竞争对手,乃至在孵化前杀死竞争对手。 Facebook正在遭遇史无
Facebook正在遭遇史无前例的生存危机:近7000页内部机密文件被泄露,曝出了Facebook如何把用户数据作为谈判筹码,怎么操纵竞争对手,乃至在孵化前杀死竞争对手。

Facebook正在遭遇史无前例的危机:近7000页内部机密文件被泄露,曝出了Facebook如何把用户数据作为谈判筹码来巩固这家社交巨头的统治地位,如何计划监控Android用户的位置,如何操纵竞争对手,乃至在孵化前消灭竞争对手。
NBC News得到了这些文件,并将其公之于众。泄露的文件共约7000页,其中约4000页是Facebook内部通信,如电子邮件、网络聊天、笔记、演示文稿和表格,时间范围主要是从2011年到2015年。大概1200页被标注为“高度机密”。
 

泄露的文件首页

这些泄密文档来源于一家名叫Six4Three的企业与Facebook的长期诉讼,我们一起回顾一下历史:
过去,有一家可怕的企业,名叫Six4Three。它开发设计了一个名叫Pikinis的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能够寻找你Facebook上的好友穿泳装的照片,并将泳装照整理在一起。这一APP能够说是对滥用Facebook开发者平台的生动体现了,因而,在2014年和2015年的第三方开发者大清洗中,Facebook关掉了该企业的API接入。
Six4Three早已散伙,人们对Pikinis的记忆将会早已淡去了,但该企业的创办人Ted Kramer在2015年决定起诉Facebook,指控其违返合同以及“欺诈性和反竞争性计划”。4年了,这场诉讼还在继续,它将会成为硅谷史上最奇怪的案件之一。它的关键论点是,Facebook运用其对个人信息的控制权来损害竞争关系。
即使如此,假设不是此案提供了数千页法律发现,反映了Facebook管理层们对竞争的看法,那么人们将会不容易听见太多关于此案的消息。
NBC新闻总结了一下:
概括来讲,这些文档展示了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和他的董事会和企业管理团队怎样想尽办法运用Facebook用户的数据——包括朋友、关系和照片等信息内容——作为对合作企业的谈判筹码。在某种情况下,Facebook会以准许他们优先访问某种类型的用户数据的方式奖励一些合作伙伴,而不准许竞争对手企业获取这种特权。
例如,Facebook准许amazon访问用户数据,是因为它在Facebook上投放广告。在另一个案例中,消息应用MessageMe被禁止访问数据,是因为它太受欢迎了,将会会与Facebook竞争。
 
文档显示,Facebook计划公布阐述这些举措,以保护个人隐私。
Six4Three对Facebook起诉的证词、电子邮件、演示文稿和其它证据的pdf文档,包括:
-Sealed exhibits (3,799 pages, 600MB)
-Exhibits (2,737 pages, 50MB)
-Notes and summaries of the exhibits (415 pages, 2MB)
-Memorandum (20 pages, .1MB)
Switcharoo计划暴光:名叫保护隐私,实为压制竞争对手
从上边的总结中,大家已经了解这些文档所描述的大概内容。Facebook当初给与开发者极其广泛的权限,这有利于提高公司的利益并刺激其发展;它会在满足开发者需求的同时,与开发者讨价还价;之后,随着Facebook逐渐占领主导地位,对其数据实践的审查也在增加,它逐渐减少了开发者能获得的权限。
这些文档似乎证实了人们一直以来对Facebook的2个怀疑。首先,它把个人隐私作为利用的筹码。次之,它处心积虑防止竞争对手变得过于强大。
暴光的1个证据是“Switcharoo”计划:
加州法院文档中包含的内部电子邮件显示,Facebook的某些高管好像将针对隐私的更改策略称之为“ Switcharoo计划”。
 

事实上,Switcharoo计划是Facebook管理层试图弃用其开发合作伙伴所依靠的各种API的1个想法,因为担心这些开发人员有一天会直接与Facebook竞争,同时公开宣布这些改变旨在推动保护隐私。
路透社报导中说:
因为数千名开发人员失去了对用户数据的访问权限,管理层们确定公开宣布这些改变。他们选择将他们称为“PS12N”的升级捆绑到Facebook登入系统的1个不相关的升级上,这一升级让用户对自己的隐私拥有更大的控制权。
一名管理层在电子邮件中写到,该公告的“描述”将“聚焦于品质和用户体验,这可能会为某些针对API的反对意见提供1个很好的保护伞”。
另一位管理层在2014年2月的一封电子邮件中邀请同事来核查“Switcharoo计划”,称它是“折衷方案”,能够“叙述1个有意义的故事”。
处心积虑抹杀竞争对手,不透明的“白名单”
Facebook管理层2013年的电子邮件显示,该企业计划将自己未拥有的应用程序和服务分成三类:当前的竞争、潜在性的未来竞争,以及“人们在商业模式上与之同盟的开发者”。
2013年至今的一系列邮件沟通还详细探讨了Facebook禁止潜在性竞争对手在其APP上投放广告的选择。管理层们对“谁有资格作为竞争对手”的问题进行了很长的辩论。
最终,企业管理层似乎确定Messenger这款应用程序比其它类型的服务更具有威胁性。
2013年的另一系列邮件展示了Facebook管理层如何应对新竞争。
即时通信初创企业MessageMe创立于2013年,并且于2014年被雅虎收购。Facebook的管理层一开始就认为MessageMe对企业的竞争构成了很大的威胁,不容许MessageMe访问其数据。
“在发布后的第一周,MessageMe实际上没有获得任何friends.get的呼叫,” 邮件写到。“然而,MessageMe的月度活跃用户目前约为35万,上周的好友呼叫量到达33万次。人们将很快限制他们接入friends.get。”
邮件还补充说,企业还将“看看近期是否有其它消息类APP被这一团队留意到,假如是的话,我们希望同时限制它们。”
 
Facebook的增长总监Javier Olivan也在邮件中表明,聊天应用企业都是危险的,因为他们很有可能“演变成Facebook”。他还提到了WhatsApp的一份声明,称WhatsApp在2012年12月31日1天内处理了180亿条信息。
管理层们对WhatsApp的增长表明忧虑。最后,Facebook斥资190亿美元收购了WhatsApp。
然而,第三类企业能够与Facebook达成共识,在API迁移后重新确保对用户数据的访问。比如,amazon被准许接入,是由于它在Facebook上推广大量广告。
Facebook将某些企业列入白名单,准许他们更广泛地访问用户数据,即便该企业在2014年和2015年关闭了其开发者平台之后也是如此。TechCrunch在12月也曾报导“当前尚不清楚用户能否对此表示同意,也不清楚Facebook如何决定什么企业应列入白名单或不列入白名单。”
 

一些约会APP被列入白名单

Facebook还计划监控Android用户的位置。援引这些文档Computer Weekly报道说:“ Facebook计划运用其Android应用来追踪用户的位置,并容许广告商发送政治广告,及其容许约会网站向“单身”群体发送邀约。”
监管部门对Facebook开展反垄断调查,扎克伯格被称作“杠杆大师”
美国监管部门目前正在密切审查Facebook的商业行为。2019年10月,纽约州总检察长Letitia James宣布,来自各州的47名总检察长计划参与一项由纽约市牵头的对于Facebook的反垄断调查。今年夏天,美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在硅谷就反垄断问题举办了听证会,而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也在继续审查该公司的做法。
扎克伯格在文档涵盖的时间范围内对应用程序市场施加控制的策略,促使一位Facebook公司员工将该公司比作《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中的恶棍,另一名公司员工则将外部应用程序开发者遭受的待遇描述为“有点不道德”。但扎克伯格的做法也赢得了赞赏:文档显示,現任Facebook产品总监的Doug Purdy称扎克伯格是“杠杆大师”。
 

来源:综合theverge、arstechnica等

编辑:肖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