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宾馆和试衣间等成针孔偷拍高发区,律师:与违

发布日期:2019-07-03 12:33 浏览次数:

记者 | 何香奕

  2019年6月30日,有网民反映,进住河北石家庄某宾馆后,发觉电视下方有个微型摄像头,随后报警,警方在现场发觉一张含16G素材的储存卡。

  近来,已有多起服务业的微型摄像头偷拍事件被曝出。

  6月15日,钟女士在深圳市优衣库的衣帽间换衣服时,发觉衣帽间的试衣镜上带一套微型摄像头装备,马上报警。以后,警方抓捕了嫌疑人邓某,依法处罚邓某行政拘留10日。

  同一天,黄先生在进住郑州市一宾馆后,发觉客房隐藏摄像头。事发当夜,警方抽查了宾馆的别的房间,同样发觉了微型摄像头。宾馆负责人就此回应称“80%的宾馆都有微型摄像头”。

  偷拍事件频繁发生,宾馆、民宿、公共洗手间、衣帽间等变成了偷拍重灾区。据《南方都市报》此前的统计,2016年距今24个城市的35家宾馆,因偷装微型摄像头而被查出,其中包括某些五星级酒店。这些微型摄像头隐藏在电源插座、路由器、抽纸盒、台灯等比较“隐蔽”的设施上,难以发觉。

  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指出,偷拍是没经他人允许,以隐秘方式对他人进行拍摄的行为,这是对他人权利的损害。依据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和《侵权责任法》,偷拍者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如果后果严重,还应负相应的刑事责任。

  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偷窥、偷拍、窃听、散布他人隐私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偷拍行为严重侵害公民隐私权,更有甚者将偷拍来的视频上传到网络中开展大范围散播,给公民的正常生活造成恶劣影响,甚至于会危害到公民的名誉和财产利益等。”付建表示。

  偷拍视频的后面,隐藏的不仅是某些人的私欲,还有一条完整的黑色产业链,有贩售隐藏监控摄像头的商家,利用偷拍视频谋利的不法分子。在黑色利益的驱使下,不少人全然不顾违法的风险加入偷拍行业。

  2019年3月7日,公安部曾通报了一起售卖偷拍视频的案例。2018年3月,济宁市局网警支队工作中发现,有网民在网上大批量投放广告,售卖酒店监控摄像头观看账号。警方侦查发现,不法分子在少数酒店客房非法安装摄像头,偷拍酒店房客,并在网上售卖观看账号,已经行成黑色产业链。

  据通报,每个监控摄像头可共享给100人观看,有现场直播、回看和下载观看等功能。涉案主犯将每个观看账号以每月100元~300元不一的价格售卖给代理,代理再以200元~400元不一的价格售卖给下级代理或网民。

  付建认为,偷拍这般泛滥,与其违法成本过低有关。“对于惯犯,累犯,或者以偷拍贩卖视频开展商业活动的违法分子,《治安管理处罚法》很明显处罚不够严厉,不能有效震慑违法犯罪,应修改健全有关法律法规。”

  另外,他提出,酒店作为服务的提供者,没有尽到对服务对象的安全保障义务,也应承担采取补救措施和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消费者发现住酒店被偷拍了,或者只是发现监控摄像头,就可以向酒店以及偷拍者索赔,而具体的索赔数额根据被偷拍的时长、内容以及造成的危害来综合衡量。”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孟强指出,当今时代,网络侵权具有不可逆性,造成的后果较为严重。除了在立法层面给酒店施加责任以外,他还建议,“酒店行业自身可以制定“反偷拍”行业资质标准,同时建立针对偷拍的评价体系,可以单独列出酒店是否有发生过偷拍事件。

  他表示,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可以建立淘汰机制。“酒店、民宿等偷拍投诉达到多少起,查实确实发生过多少起了,可以取消其的资质并规定一定期限不得准入等等,通过这些手段行成完整的震慑机制。”

  同时,孟强认为,偷拍事件屡禁不止,和偷拍器材管理不规范、责任人难以认定等问题也息息相关。

  “针孔摄像头属于窃视专用器材,生产和销售均有严格限制,未经国家有关部门特许而擅自生产、销售属于非法行为。”早在2014年,我国就颁布了《禁止非法生产销售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和伪基站设备的规定》。

  但据新华网此前报道,记者在网上搜索“针孔摄像头”,不需要任何认证便可直接购买,同时兼具1080P高清拍摄、可外接5V电源长期工作中等多种功能。一店主称还可接受预定,充电宝、车钥匙、手提包等日常物品都可以成为针孔摄像头的“保护壳”。

  孟强认为,工商部门应加大市场源头的排查,特别是针对淘宝等网络销售平台;网络购物平台也应该配合执法部门主动开展清查,从源头上斩断偷拍、窃听器材的流出。

  付建也表示,对于偷拍的法律法规规制,应该从最初的提供设备器材环节,到偷拍者偷拍环节,以及后续的贩卖视频环节,各个环节加以约束,提高其违法成本。


在线咨询
微信咨询
联系电话
400-801-332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