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鹏汽车“窃取商业机密”风波未平 交付缓慢受质疑
2019-06-23
2019年伊始,小鹏汽车“招兵买马”步伐显著,而在小鹏汽车大量招募人才的同时,小鹏汽车员工再次陷入“窃取商业

【小鹏汽车“窃取商业机密”风波未平 交付缓慢受质疑】2019年伊始,小鹏汽车“招兵买马”步伐显著,而在小鹏汽车大量招募人才的同时,小鹏汽车员工再次陷入“窃取商业机密”风波。(中国经营报)

  2019年伊始,小鹏汽车“招兵买马”步伐显著,而在小鹏汽车大量招募人才的同时,小鹏汽车员工再次陷入“窃取商业机密”风波。

  近日,特斯拉针对其前员工、视觉科学家、现小鹏汽车员工曹光植提起民事诉讼。3月22日,小鹏汽车声明称,在曹光植入职前后,小鹏汽车都没有发现存在特斯拉所声称的任何可能违规行为,目前小鹏汽车已针对此事启动进一步调查。

  小鹏汽车董事长兼CEO何小鹏本人则在微博提到,人才的流动,包括中美高端人才的流动在企业之间是正常行为,还将继续引入更多领域的高科技人才。此外,小鹏汽车内部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近日大量招募人才是为了业务的快速扩充。

  而关于量产交付,何小鹏在新年开工内部信中表示,2月底开始小鹏G3将进入规模生产和交付阶段。记者在小鹏汽车APP的“鹏友圈”板块发现,3月中旬起不断有车主晒出提车的消息,但也有不少预订车主因为等待时间太长等原因而抱怨。

  大量“挖人”快速扩张

  3月22日,小鹏汽车宣布,梅赛德斯-奔驰前设计师Do Young Woo正式加盟小鹏汽车,担任外造型设计总监。除此以外,记者统计发现,2月14日至3月13日这1个月内,小鹏汽车还先后宣布了5项高层人事任命,涉及品牌、自动驾驶、销售、售后、生产质量管理等。

  其中,3月13日小鹏汽车宣布,自动驾驶领域专家吴新宙博士正式加盟小鹏汽车,出任自动驾驶副总裁,全面负责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美国及国内的整体技术路线规划、业务及团队管理,并向何小鹏汇报。据了解,吴新宙曾在高通工作十余年,为自动驾驶研发团队负责人。

  在2017年10月,小鹏汽车宣布,特斯拉前技术专家谷俊丽加盟小鹏汽车,出任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对于外界猜测谷俊丽是否离职,小鹏汽车内部人士表示,谷俊丽仍在小鹏汽车任职,大量招募人才是为了业务的快速扩充。

  汽车分析师任万付认为,相比传统造车企业,造车新势力在经验、人才、技术上的欠缺是非常明显的,小鹏汽车意在通过人才引进缩小差距。

  被疑交付进度缓慢

  2018年12月,小鹏G3正式上市并同期启动交付。在小鹏G3上市发布会上,何小鹏现场向24位车主交付了车辆,标志着小鹏G3小批量交付正式启动。何小鹏在2019年开工内部信中表示,从2月底开始小鹏G3将进入规模生产和交付阶段。

  但直到2019年3月中旬,小鹏汽车官方才陆续发布交付消息。据了解,3月12日小鹏汽车发布《G3交付温馨提示》。随后的3月20日,小鹏汽车官方微博指出:“又一批G3装载完毕,运往各个城市,接下来就是迎接交付的激动时刻啦。”3月21日,小鹏汽车进行了深圳首批小鹏G3的交付工作。

  然而,记者在小鹏汽车APP的“鹏友圈”板块发现,有不少车主抱怨迟迟不交付。

  预定车主王先生(化名)在2018年9月中旬预订了小鹏G3,销售方面表示5月前提车。“到现在还没有给我交付!有些着急呀。”据了解,王先生住在山西运城,需要自己到北京提车然后开回去,或者是自行叫人拖车。“有的新买的车,开几千公里回去,累人不说,路上也不安全。”

  预订车主申先生(化名)表示,自己是2018年4月26日第一批盲订客户,订的是白色高配版G3,排名1300多号。申先生表示,小鹏汽车方面告知,交付是按照预订的时间、所在的城市、所订的配置、签合同的时间来排序的。但是申先生发现,同一城市、同一配置,一位排名5000多号的车主比他的提车时间还要早。“我多次投诉,最后居然告诉我因为差在内饰上,他是白我是黑,就因为这个原因直接给我推后一个月。”

  对于小鹏汽车的规模交付进度,任万付认为,新车按时交付应该问题不大,但能否尽快解决产能爬坡问题是小鹏汽车接下来要解决的难题。“此外,造车新势力在实现量产交付后,将会直面消费者的体验、口碑等问题,同时也是对企业的产品质量、营销和公关等能力的考验。”

  行业或将陷“缺金困局”

  日前,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公开表示,在中国并没有任何一家新能源造车企业值得投资,2019年将是造车新势力的倒闭年。

  对此,何小鹏在微博原文转发并公开回应:“谢谢,也无须您投资。”何小鹏认为,做批评者容易,做建设者难。无论吉利长城还是特斯拉等都值得钦佩。当年他们面对的嘲讽比今天更多,但再苦再难都熬过来了。今天新造车企业只是在重复他们当年的故事。